當代142期 六月號出版了。

  一場威力無比的亞洲金融風暴,不但震得世人東倒西歪,也讓不少人重提一九三○年代的悲慘往事。今昔兩個事件實在十分類似,都是「投資過度、生產過剩」,也因此一些政府決策者和學者再度提及採行凱因斯(J.M.Keynes)當年的「創造有效需求」。不過,這次的創造需求的聲勢似乎不大,反而是當年被凱因斯掩蓋光芒的海耶克 (F.A.Hayek, 1899-1992)之診斷,重新為某些有識之士肯定,這就是「信用膨脹」才是禍因的主張,而其背後抄手乃政府不當干預是也。雖然海耶克已於一九九二年遠離塵世,但真金不怕火煉,如今終於凸顯其先知的地位。
在緬懷海耶克之際,他所代表的奧國學派也應重新為世人認識,進而應受到肯定。不過,即使在美國,主流經濟學及學者都幾乎漠視奧國學派的存在,要瞭解其學說自然也不太可能。居學術邊陲的台灣,情況想必更為不堪吧!本文即嘗試扼要介紹奧國學派的主張及其代表人物,期稍補缺憾。
奧國學派的理論與特色
大致說來,所謂的奧國學派,迄今已傳至第五代,奠基者是孟格(C.Merger,1840-1921),第二代的領導者是龐巴衛克(Bohm-Bawerk, 1851-1914),第三代的代表人是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 1881-1973),第四代的掌門人則為海耶克,現今則輪由內華達大學經濟學講座教授羅斯巴德(M.Rothbard)挑大樑,這算是奧國學派第五代了。
根據瑪哈祿普(F.Machlup)的歸納,奧國學派有六種共認的特色,另有兩種受到爭議的特點。六大共認的特色分別是:1個人主義方法論,認為經濟現象的解釋皆需回歸到個人行為上;2主觀主義方法論,經濟現象的說明需訴諸於個人主觀的感覺、判斷;3邊際主義論,此即,所有的經濟決策,其價值、成本、收益、生產力等等,都由最後加入的那一單位來決定;4嗜好和偏好,個人對於財貨和勞務的主觀評價,決定了對於它們的需求;5機會成本,即從事某種行為所放棄的其他各種行為中所能獲得的最高價值;6消費和生產的﹁時間」結構,首將時間這個重要的因素引入分析中。另外兩種引起廣大爭議的特色,都是由米塞斯提出的,分別是消費者主權和政治的個人主義。前者強調消費者才是財貨需求和決定生產、投資計畫的主角;後者則認為,僅當個人擁有充分的經濟自由時,才有可能保障政治和道德的自由,一旦經濟自由受到限制,遲早會走向專制政權,終而破壞個人的自由。
由這些奧國學派的特色可以得知,此派學者極為重視「個人」,而且強調自由,既然強調「個人自由」,當然也就反對政府的干預,當然極力撻伐共產政權和專制政權這些限制個人自由的集體主義論。就這點言,米塞斯、海耶克以及羅斯巴德這三位掌門人,表現得尤為突出。米塞斯和羅斯巴德都曾深受共產政權的迫害,所以更恨共產主義入骨,海耶克的《到奴役之路》(The Road to Serfdom)一書之問世,咸認是二次世界大戰之後,致使許多國家得免於投入社會主義陣營的一項重要因素。
在馬克思主義和社會主義大行其道之時,幸賴奧國學派的米塞斯、海耶克這兩位大師的一股清流,以書生之見阻遏了社會主義的擴張,實在可算是學術界的異數。奧國學派學者在長期孤軍舊戰社會主義和極權主義時,也長期受到無情的圍攻。幸而諾貝爾獎評審委員獨具慧眼,一九七四年將經濟學獎頒給海耶克,不但補償了海耶克的孤寂,也使奧國學派的學術地位提升了。(註一)
不過,據史可生(Mark Skousen)在《大審判 經濟學的謊言和迷思》(Economics on Trial-Lies Myths, and Realities)所言,美國的經濟學家對奧國學派理論的興趣正日漸增加,但卻無法從經濟學教科書和其他經濟出版品中得到印證。在流傳最廣的薩繆爾遜(P.A. Samuelson,一九七○年第二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的《經濟學》這本銷路曾僅次於《聖經》的暢銷全球教科書所附的「經濟學派的族譜」中,奧國學派甚至不構成一個單獨的經濟學派,海耶克則歸入「芝加哥學派」中。
對於這樣悲哀的疏忽,史可生認為有三個原因。
第一,對於總體與個體經濟活動,奧國學派提倡極端的自由放任,與當時掌權者的想法相反。他們認為,干預愈少的政府,管理的愈好;政府唯一的法定功能,是在保衛人們的自由,任何其他形態的政府干預經濟,都會妨礙生產活動。根據奧國學派學者的分析,國家涉入經濟活動,並不是解決不景氣的方法,反而是造成不景氣的原因。
在經濟大恐慌之後,以及在凱因斯的影響下,大部分經濟學家都將奧國學派視為古老的學說,很少再提到他們的分析能力。只有當過去的幾十年堙A全世界許多政府都受苦於((或者本身導致)嚴重的經濟問題時,奧國學派的分析才又開始為人認真的考慮。
第二,如上文提過的,奧國學派的學者……


第142期

1999.6.1

142

編輯室手記

 

世界通訊
004

盧安達的屠殺成不了柯索夫的鏡子

Alison Des Forges/文 張四德/譯

010

種族淨化與種族屠殺
──從克羅埃西亞和波士尼亞-赫茲構維納的屠殺談起

Zdenka Grede-Manuele/文 張馨濤/譯

 

專    輯

【經濟思想與時代變遷專輯】

024

幽闇不彰的奧地利學派

吳惠林

036

奧地利學派與蔣碩傑的經濟思想

黃春興

044

從《蜜蜂寓言》到乾隆聖諭
──傳統中西經濟思想與現代的意義

陳國棟

062 《原富》•嚴復與中國

賴建誠

 

話     題

【與S. Harding對話】

076

男性是否可以成為女性主義思維的主體

Sandra Harding/文 鮑家慶/譯 傅的為/校訂

081 男性的女性主義者在台灣

成令方

084 身為女性問題核心的男性

廖炳惠

088 男性如何可能成為女性主義思考主體

謝小芩

 

人      物
090

智者/聖者達賴喇嘛
──達賴喇嘛及當代中國思想問題述評

仲維光

 

世    說
108

情色和身體

康正果

 

論    評
116

現代、反現代與後現代
──世紀之交的西方神學反思

David Tracy/文 陳佐人/譯

 

文    學
134

La Chute

金琲N

138

灰燼中的炭火
──日本的莎士比亞/淨琉璃作者近松門左衛門傳

杉本苑子/文 李永熾/譯


各期目錄】【當代首頁】【各期專輯

This is a personal WEB site developed and maintained by an individual and not by Seattle University. The content and link(s) provided on this site do not represent or reflect the view(s) of Seattle University. The individual who authored this site is solely responsible for the site's content. This site and its author are subject to applicable University policies including the Computer Acceptable Use Policy (www.seattleu.edu/policies).